你的糖果

一起来嗑all坤吗?

变色唇膏【all坤/ 短篇(?)】


骚气的唇膏梗
情人节快乐
ooc我的锅

cp指路:
1。卜坤
2。异坤
tbc


1。

看着面前这支黑色细闪唇膏,一众大男孩兴奋了,唇膏躺在精致包装的小盒子中,练习室明亮的白灯将光洒在上面,一闪一闪外形好不讨喜。

包装盒被一双手指圆润的大手捧在掌心,盒边上还挂着一张牛皮纸的小卡片,上面娟娟秀气一行小字。

“love from Ikun to KUN”。

看见字以后一众男孩儿又开始起哄,有羡慕的有惊讶的,也有跃跃欲试的,毕竟这个牌子的变色唇膏,来头可不小。

蔡徐坤听着男孩儿们的起哄声,无奈把手中的盒子放在地上,将里面那只黑色唇膏拿了出来。细闪的黑色上面带着几条金边儿,倒是和蔡徐坤骨节分明的手指有几分相配。一个白嫩透着粉红,高贵暗藏甜美,一个黑暗带着金丝,危险却又妩媚。

随意晃晃手中唇膏,蔡徐坤咬咬下唇眨眼抬头笑的有些不好意思,带着几分玩笑话道“要不我先帮你们试试颜色?”

“成啊,听说这个每个人涂起来颜色都不一样。”坐在蔡徐坤身边的卜凡接了话,二话不说把人手里的唇膏拿了过来在手里掂掂,挑眉拔开盖子看向他,“来,哥帮你。”

看着面前这个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大块头,蔡徐坤扑哧笑出声儿,也就任了人的幼稚,扬起下巴微微撅嘴凑了过去。

蔡徐坤倒三角的唇形让人不由得想起猫咪这种生物,下唇比起上唇显得要厚实,由于蔡徐俊喜欢不时咬咬舔弄,带着几分红润的水嫩。此刻这个最鲜艳甜美的果实毫无防备的微微嘟起,等待着人的采摘。

喉结一紧下意识咽口吐沫,卜凡望着蔡徐坤的嘴唇思绪又不知飘到了哪里,似是在想着这张唇吻起来的柔软,又是在想着这张唇咬起来努力不泄出呻吟的诱惑。

完了,卜凡想,下身涨的难受。

对自己的队友产生了性幻想怎么办?在线等,急!

卜凡喜欢蔡徐坤,很老土的一见钟情,第一次见面与其说是台上夸张的登场,倒不如说是偶像练习生的后台,那时的蔡徐坤没有穿着性感的过分,也没有画着浓妆带着美瞳。反而穿着一件蓝色的over size 毛衫,配上粉色的嘴唇榛子色调的头发,甜美的可爱。

像是人间的天使,林中的小鹿,不费吹灰之力住进了卜凡的心尖儿。

从那时卜凡就想,我快要爱上他了,啊不,是我已经爱上他了。

攥紧手中唇膏,一边回忆着初见,一边不动声色将盘腿儿的坐姿改成跪坐,好掩饰下身的肿胀。卜凡此刻沉着一张脸倒是显得有些凶巴巴,只有天知道现在他忍的多辛苦,忍着不去吻上。

微微往前俯身带着几分调戏意味掐住蔡徐坤的下巴,抬手要将口红涂上去。而后者则是受到了惊吓般,怕痒的往后一躲,离开了卜凡的侵略范围退到了安全区,笑出一口白牙抬手轻轻捂住嘴唇。

不动声色的,卜凡蹙起眉头,眼角微微耷拉如同一只受伤的大型犬。

“你为什么摸我下巴,搞得像是要亲我一样。”笑弯了眼睛,蔡徐坤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话语中对卜凡的诱惑。

没错,是想亲你,不只是要在这里亲你,还想要在床上,听你那张美丽的红唇泄出让人发疯的呻吟声,然后再低头堵住它,让那声声呻吟转换成难耐的喘息。

“怎么会,哥这是帮你涂不是。”收起脑海中的黄色颜料和心里的委屈不满,从新带着个贱嗖嗖的笑容,不死心再次凑上去想掐住蔡徐坤的下巴。手刚刚伸出去就被另一只手拦路劫住,拐头一瞅是坐在自己身边的王子异。

卜凡看着王子异不禁皱起了眉头,蹙眉直勾勾盯着他,很不满意这人坏了自己的好事儿。而王子异也毫不相让,挑下眉毛瞪了回去,一时间似是有噼里啪啦的电花出现在两人之间。

而身为导火线的蔡徐坤本人,也感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儿,将手缩进袖子挥一挥连忙打了圆场。“要不你们先涂吧,我最后好了。”

听罢蔡徐坤的话,没怎么犹豫王子异夺过唇膏,粗鲁地往卜凡脸上一怼,随意在人嘴上胡乱抹了抹,然后潇洒的收回手假装什么都没有干过。留下没反应过来的卜凡胡乱呸了两下,恶狠狠抬手擦拭唇角被涂出去的口红。

变色唇膏在卜凡呈现一种微微暗沉的色调,说紫不是很紫,说红吧说黑吧好像也不太对,倒是和快成熟的桑葚颜色差不多。卜凡的嘴唇形状和本人一样,棱角分明,像是被刻刀雕出来的,薄厚均匀上唇是漂亮的桃心状,配上颜色凸显了唇形倒也呈现的好看。

清理好嘴上的口红,卜凡再次抬眸看向蔡徐坤,发现人带着几分水气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的唇,似是在看着口红效果。

无意识的蔡徐坤伸出舌尖,舔了舔自己的嘴唇。看到这个动作卜凡一时间不禁再次想歪,刚刚冷静下来的下身再次难受起来,咳嗽两声掩饰后卜凡有些无奈。

自己完蛋了,竟然连被喜欢的人看着都会有反应。

完了完了,蔡徐坤这个陷阱,自己是出不去了。

2。

王子异不满地盯着卜凡伸手掐住蔡徐坤下巴,在人要再次出手时连忙抓住了卜凡的手腕。心中的醋坛子打翻,带着几分酸涩刺的王子异直皱眉头。

带着几分孩子气的报复涂了卜凡一嘴口红,才满意的将手收回来,把唇膏拿在自己手里。

山西人很不满卜凡这种乱吃豆腐的行为。

视线偏移到蔡徐坤脸上,瞅着人直勾勾盯着卜凡心里更加生气,这股生气也干脆跟着摆在了脸上。

王子异不太会掩饰脾气,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。

所以王子异也从来掩饰不了自己对蔡徐坤的喜爱。

不论是偷偷的盯着看,偶尔的skinship。还是帮人打饭带药,王子异像是个老妈子般照顾的无微不至。想要说他不喜欢蔡徐坤,都难。

王子异为什么会喜欢上蔡徐坤呢?

王子异也不知道。

可能是喜欢这个少年细心的样子,受伤了也倔强的样子,端着点儿偶像架子的傲娇样子,明明可爱却装帅的样子。

喜欢这个少年,就像喜欢蓝天上棉花般的白云,清澈见底湖水里晶莹的鹅卵石一样,不需要任何理由。

当然,王子异最喜欢,这个人眸子里印着自己的样子。

就跟现在一样,这个少年看向自己,眨眨眼指指手掌中的唇膏,笑弯的眼睛仿佛完美的拱桥,让人好奇对岸的风景。嘴唇轻启带着几分不自知的撒娇,轻而易举扫光了自己的醋意。

“子异,你也试试颜色嘛。”

嘴唇身体先大脑一步行动,“好”字脱口而出。跟平时一样,不忍心拒绝这个人的任何要求,只得回人一个不知是傻气还是宠溺的笑容。

蔡徐坤看着王子异的笑容,没想到人被自己轻而易举地哄好了,倒是带了几分惊讶。抬手有些不好意思拍拍自己后脖领,再轻轻一抬扫过榛子色的发梢,小声从鼻尖嗯了一下。

有些嫌弃卜凡落在上面的口水,王子异拿食指在唇膏上抹了几下,才拿自己的食指点上嘴唇,均匀地涂抹起来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手指涂的缘故,唇膏的变色并不明显,反而于王子异平时的唇色相近。粉色中带着几分灰色倒是和裸色相近,显得有些寡淡,却带着几分清爽的感觉。

阳光男孩儿啊,啊不,阳光男人啊。蔡徐坤看的有些出神,不由得在心里感叹。

涂好嘴唇,王子异下意识看向蔡徐坤的方向,看着人有些发呆的样子得瑟地挑了个眉毛,才将唇膏递给边上的朱正廷。

果然,徐坤是我的。

弯唇笑出弧度,手指撑着下巴,满意地看见蔡徐坤被自己盯到泛红的耳尖儿,王子异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。

评论(3)

热度(2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