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糖果

一起来嗑all坤吗?

真相是假

兄弟情or爱情
利用or托付
谁知道呢。

尽管你们可能不信 但真的是he。



0.

“真相是假,但我是个骗子”

“不说真相。”








0.

“你要听我讲一个故事吗?”

面前的男孩儿不再年轻,岁月不留情面的在精致脸上留下痕迹,他勾唇笑了,那笑容却让人迷茫的看不懂。

他屈指敲敲木质桌子落座对面,那微笑还是同几年前镜头中一样美好,是阳光照耀人间丝毫不吝啬的燃烧自己。

“我和他的故事……”


1.

“我们是——Nine percent!”

少年特有清脆嗓音响彻体育馆,肆意挥洒汗水过后相握住彼此手指,纠缠一起十指相扣高高举起,再次砸下时连带身体朝着灯海深深鞠躬。

偏头陈立农望见了蔡徐坤的侧脸,队长依旧笑的温柔,如同温暖水流湍进自己心里,不轻不重的让自己展露出个微笑。蔡徐坤感受到了目光,回头同样望向陈立农,相视一笑。

在漫天飞舞的金色纸片,和洁白的灯光下,人们终于见到了所谓的一眼万年。

这组图片轻而易举的攀上热搜,照片里两人眼神缠绵交融,他温柔的不像话,而那个他明媚又甜蜜。

一如既往蔡徐坤在保姆车里,忍着困意刷起微博评论查看舞台反应,也难免瞧见了这张图片。

照片里色彩明艳,笑容交织追逐,美好到连蔡徐坤这个当事人,都差点儿以为是爱情,而现实里只存点点亮光,和几乎完全黑暗的车厢。蔡徐坤眼中闪过一丝不知意义的亮光,缩脖子将自己埋在黑色羽绒服里,如同躲在羽毛里的雏鸟,愚笨的保护着自己。

修长手指轻轻点击手机屏幕上的关闭,微博照片消失的同时,那两个缠绵的人和爱也无影无踪。伴随着黑屏保姆车内一角再次恢复黑暗,剩下的成员们怕也是累极了,只顾倒头呼呼大睡。

恢复暗色的车子安静行驶,路灯是划过车身的脆弱流星,耀眼一瞬之后消失无踪。蔡徐坤看着窗外发呆,光影在他脸上打下不真切的菱角,显得面孔冷冽起来。

这时车一个急转弯将蔡徐坤从沉思中打断,肩膀上突然多了个沉甸甸的家伙。歪头垂下眼眸望着肩膀上的小脑袋,黑色头发乖乖贴服额头,从蔡徐坤的角度刚刚好看见那一排细腻睫毛,折下扇子似的影子。

也不知道陈立农是不是忘记了系安全带,这一摔就靠在蔡徐坤身上。毛茸茸的脑袋在蔡徐坤没什么肉的肩膀上颠着,若有若无的沐浴露味道环绕,让蔡徐坤不自然的吸吸鼻子,却还是任了睡眠中的孩子靠在自己身上。

无奈叹口气,仰头展露脆弱脖颈感受发丝扫过,想起今天舞台上的缠绵目光,蔡徐坤忍不住耳尖儿泛红,而身边孩子毫无戒备的样子仿佛在提醒,那一切只是假象,现实中只不过是朋友罢了。

不是说好了,绝对不能动心吗?

不多时蔡徐坤也撑不太住,过度劳累加上身体不适,过敏的疹子已经蔓延到侧颈,痒的难受。不再强撑蔡徐坤合上眼,打个哈欠如同奶猫般,这才晕沉沉要睡过去。

伴随颠簸蔡徐坤愈发晕沉,脸颊贴近陈立农头上发旋儿,拱了拱枕着睡了起来,两人似是什么互相依靠的小兽,依偎着彼此。

到了酒店还是陈立农把蔡徐坤叫醒的,不知何时已经不再是他靠在蔡徐坤身上,反而是当哥哥的完完全全缩进陈立农怀里,汲取着点点安全感。

看到陈立农叫醒自己时眼角笑意,蔡徐坤不由得有些尴尬,耸下鼻尖儿咬唇笑的无辜,摆出标准的格式化笑容。

房间是随机分的,谁拿到了同样的钥匙就是彼此室友,带着几分不明所以的期待,蔡徐坤悄悄瞟了一眼陈立农却突然被范丞丞揽进怀里。

“坤哥,我们一个房间啊。”范丞丞颠颠肩膀,好看的眼睛弯处出月牙弧度笑的漂亮。

“嗯.....好像是的。”

蔡徐坤低了嗓子回答,心里说不上来的失落,却还是伸手勾住小孩儿的肩膀,拉扯着走向房间。

“农农你在看哪里?去房间啊。”

王子异的温柔声线传来,惊醒了还在望着某处发呆的陈立农。刮刮鼻尖儿笑的不好意思,陈立农连忙迈开长腿跟上,顺带还帮人拎起来个箱子。

“走吧哥。”

一瞬间,两个少年冲着不同的方向擦肩而过,匆匆忙忙失去回头的机会。







2.


“炒cp吗……?”沉思许久,蔡徐坤想了想还是摇摇头,展露无辜笑容望向面前的经纪人,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蔡徐坤怎么会不知道呢。

他们不过是看着自己现在当红,怕自己不和公司签约,就大力消费着自己最后的价值,哪怕利用兄弟情义也在所不惜。

利益的漩涡蔡徐坤还不想沉沦,现在还太早,或者说如果可以这辈子都不想。

点点头打算礼貌回绝,却不想经纪人抢先开口了。

“如果是陈立农呢?”

听罢蔡徐坤瞳孔收缩面上神色不变,不知为何心中不安。身后手指攥紧衣袖像是抓紧最后的稻草,启唇似是不经意问了个问题。

“陈立农本人同意了吗?”

“他说没问题,这个想法还是他提出来的。”

咔嚓,仿佛一锤凿在自认为坚强的冰罩上,蔡徐坤最后的保护也碎了一地。

没错啊,连你....也想着利用我吗。

连自认为熟悉的弟弟,也想着不惜解散后被骂惨的后果,也要趁着现在捆绑流量,消费自己吗?

而自己昨天还差点沉沦在这温柔陷阱。

吸吸鼻尖蔡徐坤笑了,心中有数定好答案,还是作出沉思状半晌才道,“好,既然是他提的也不好意思拒绝了,就这样吧。”

仰头蔡徐坤不出意料看见经纪人不解的样子,也不想解释,他只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难受的,也不应该任由眼眶酸涩。

蔡徐坤迈开步子头也不想回,转身离开这间冷气开足的房间,仿佛离开房间就不再寒心。

酒店走廊的灯光是很暖的橙色,颔首低眉的转过角落,脑袋就撞上一个人的胸口,抬头看向那人却不知道说什么。

陈立农的眼角依旧下垂的绵软,无辜表情让人生不起气来,而自己就站在人身前的影子里,仿佛他一抬手就可以把自己轻易搂紧。

“我同意了。”蔡徐坤摆出管理良好的温柔笑意,说了句两人心照不宣的话,看着面前小孩脸上掩盖不住的欣喜,心脏仿佛被淘气的孩子握在手里,捏的痛苦不堪。

“那就好啦,坤坤我....”

不等陈立农开口蔡徐坤一个侧身,转身和陈立农拉开距离,继续跨步向前与人擦肩而过。

“我回去休息了,具体的经纪人会管,不用问了。”

明明昨天还幼稚的安耐着心动,今天却被告知只是一场利用。

陈立农,你要我怎么面对你。


tbc.

评论(3)

热度(21)